笔趣阁

;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吹林动之天魔劫 > 第七章 亲妈不识

第七章 亲妈不识

第七章 亲妈不识 (第1/2页)

“明明是才刚刚见面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难道,难道说,就是只是因为我抢了你一碗水喝么?!可,可那分明是你引诱我的啊!!可恶!!是那分明是因为你引诱我我才做的啊!为什么!!
  
  不喜欢的话,你就说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啊!!好痛啊!好痛啊!!”
  
  凌沐风的内心当中,是如此这般的狂啸着。
  
  虽然他本人是想大声呼喊出来的,但是无奈他现在身受的伤痛,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
  
  莫大的痛楚,使得他即使是想要大声呼喊,也只能选择哑口无声。
  
  “嘭!”
  
  伴随着轰响乍起。
  
  还没闹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凌沐风,随着坠身落地而深深地身陷于那满布乱石的泥地当中。
  
  被瞬给自空脚砸落地的凌沐风,在地表上击砸出了一个深达半米的凹坑。
  
  而造成地表现在这般阵仗的,显然不可能是凌沐风那似若瘦猴儿一般娇小瘦弱的小体格子。
  
  使得地表如此的,是瞬他那适才脚砸于凌沐风之时,脚部外放的能量冲击所致。
  
  是的,使得凌沐风身遭重创、濒临一死的这一记脚砸,是带有能量的,是因有能量在瞬的脚上推波助澜的缘故。
  
  瞬本人的脚力,其实也就相当于一般的泰拳修行家的基本水准而已。也就比上普通人强上一线,大上一丢丢而已。在没有能量加持的情况下,他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现在这般程度的。
  
  正常情况下,瞬的脚踢也就顶多让凌沐风疼一疼,让他玩个飞高高的程度而已。身体是绝对不会出现,诸如现在肋骨崩断欲碎这般夸张地破损的。
  
  例如,瞬那最初的一脚。
  
  “噗!”
  
  就在凌沐风坠身落地的瞬间,因与泥地产生的相互碰撞,使得他再度身受创击。
  
  而,就在他那撞击在地的小脑袋瓜子,因相对作用力的缘故猛然前倾上仰之际,他那猛然大张开咧的口唇当中,鲜红血液再行涌喷。
  
  “呜咕~”
  
  躺身凹坑,仰望天际,满眼泪花的凌沐风,口唇一张一合地嘟囔着。
  
  可是任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他也没能够吐露出一个像样的字来——莫大的痛楚,使他有口难言。
  
  自凌沐风口唇中溢流而出的鲜血,将他那因伤创而致煞白的面庞,渲染作红。
  
  此时,仰身躺地的凌沐风,体上四肢全然因那先前瞬击所致的创痛,而止之不住地轻颤抖动着。
  
  由于适才的那一波脑袋磕地,使得凌沐风的脑中是好一个嗡嗡作响,阵痛不休。而这自于脑中的疼痛,使得凌沐风的两眼直翻白,脑袋直抽抽。
  
  躺身凹坑,身抖脑也抽的凌沐风,现今的模样就像是一活脱脱的癫痫病患者。
  
  莫大的屈辱,揪心的痛楚,使得两眼翻白,脑袋直抽的凌沐风,面上是好一通的涕泪横流。
  
  自头上,眼部、鼻中流下的鲜血、泪水,以及清涕,随着凌沐风的脑袋一抽一抽而在他那沾染泥尘的面旁上渐行完成交汇、融合。
  
  它们,有的随着凌沐风的脑袋抽动而顺势划面落地,有的则随着凌沐风的那张,因剧痛而致张合不止、蛰动不休地口唇,随着它的一张一合而顺势流落其口。
  
  此刻凌沐风的模样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惨”!
  
  用四个字的话,那就是“惨、不、忍、睹!”
  
  适才还蹦高乱跳龇牙欢笑的凌沐风,转眼间便成了这副狗模样,实在是令人唏嘘。前后的巨大反差让人不禁感叹世事的无常。
  
  脚踏虚空、傲立苍穹的瞬,昂首低眸,瞧望着地面凹坑之中一脸惨相的凌沐风。望着他那副惨兮兮的模样,丝毫未生怜悯的瞬因心头的喜悦而不由自主地面露窃笑。
  
  “哼哼哼!”
  
  内心毫无波动的他,甚至真得笑出了声。
  
  “这副狗子——简直逊毙了啊,这小子。不过啊,还真是可以啊他。按理来说,我刚才的那一脚,应该能把他整个的给踢爆了才对啊。居然没有,真是奇怪。嘛,也算是他小子命苦,罪,他还得接着遭啊。”
  
  嘴角高扬,凛然一笑的瞬,在心中念想落寂的同时,于眸生狠色之际,笑意收敛,面容露肃。
  
  在目中寒光乍放的刹那间,借助能力,宛如神袛一般脚踏虚空,傲立在空的瞬,骤然亦如飞机上下投落地的导弹一般,直溜溜地飞身下落。
  
  不过两息未至的光景,一脸冷傲,额头轻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
热门推荐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武炼巅峰 角色扮演 重生奋斗日常 枕上萌妻:大叔,不可以 上门狂婿 碧落十三香(女尊 上部) 回到七零年代 [综英美]官逼同死哪家强 探虚陵现代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