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吹林动之天魔劫 > 第九章 傲娇一下

第九章 傲娇一下

第九章 傲娇一下 (第1/2页)

而就在剑老指射白光,射没凌沐风体内的刹那间,凌沐风那溃烂不堪的残躯之中,猛然绽放出数以百计的,道道耀眼夺目的璀璨蓝芒。
  
  遍起的闪耀蓝芒,涵盖了凌沐风整个的残躯破体。
  
  就在蓝芒腾起的同一时刻,凌沐风残躯之上所覆盖的破衣碎片,皆然化作了飞灰,随风飘散。与此同时,他那破败不堪、不成人样的残躯断体,则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生长,愈合。
  
  三息之后,凌沐风那方才还亦如车祸现场惨遭数次碾压一般的残躯破体,便回归到先前他于床上安睡之时那般的健全、安好。
  
  一瞬间,伴随着最后的面容部分全然愈合,先前因剧痛而失去意识、昏死过去的凌沐风,伴随着眼眸骤睁而神识清醒。
  
  “呃啊!”
  
  宛如恶梦惊醒的凌沐风,于口呼怪音之际,猛然动身坐起。
  
  “呼啊——呼啊——”
  
  满眼惊惧,眸中泛泪的凌沐风,于大口喘息之际,望向了自己印象中被炸裂开来的胸腔。
  
  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的胸腔,骤然心舒的凌沐风,于口中呼气间,似若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的瘫躺回身下厚土之上。
  
  而时至此刻,凌沐风方才愕然发现,自己已然感觉不到零星半毫的,自己昏前那曾经切实感受到过的揪心伤痛。
  
  现时的凌沐风,所能感受到的,就只是如身没温泉时方能感受到的,一股令人心舒安然的暖意。
  
  尽管现在只是瘫趴在泥土凹坑当中,但凌沐风真得感觉自己就是身没在温泉泉水之中——感觉是惬意无比的凌沐风,两眼一眯,似是就要就此美美的睡过去一样。
  
  晃神顷刻,抽身一哆嗦的凌沐风,两手猛然动起——骤然面生惊惧的他,动起两手疯也似地摸索起自己的体躯。
  
  几番摸索下来,凌沐风骇然发现,自己遍身之上,并无任何的,印象中应该是存在着的创口凹陷。
  
  胡乱摸索间,十指指尖上传递出的肌肤触感,柔滑如脂,让凌沐风感觉自己的体肤好像是被人不知在何时,镀抹上了一层精油。
  
  此时,若不是那血色泥壁上悬挂着的零碎肉屑完全真实的摆在凌沐风的眼前。若不是那萦绕体旁令人作呕的腥臭,正持续不断地刺激着凌沐风的鼻腔。
  
  若不是如此,凌沐风他还真会把适才所经历的事儿,给当成一场噩梦作遗忘处理。
  
  然而现在,饶是凌沐风再怎么心觉难以置信,但,一切就真实的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容不得他忘却。
  
  “咦~好小……”
  
  瞬,盯望着凹坑中一丝不挂的凌沐风,望着他的下身,一脸鄙夷地嘘声道,“哼,小鬼果然就是小鬼啊。”
  
  “我说,你们两个都还愣在那儿干嘛?继续招呼着啊,都别停!没看客人把菜都吃完了吗?还不赶紧再上?真是没个眼力劲儿!”
  
  剑老于甚为不满地出声言喝间,大手一挥,示意着双傀再来一边。
  
  “等——噗——!”
  
  凌沐风闻言,连忙伸臂出言,意欲发问。
  
  然而,他只言出欲说话语的第一个字后,便被依循剑老号令行事的瞬,给出手强行打断了。
  
  瞬那再度落击在凌沐风门面上的拳击,将凌沐风本是已达嘴边的话语,给硬生生地打得吞咽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凌沐风那脱口潮喷的鲜血。
  
  随后,暮亦是动身临至。
  
  紧接着,两个活傀对朝凌沐风,又是一通死命地毒打……
  
  瞬、暮二人似是不知疲累一般的连番出手、死命毒打,一直持续到夜幕时分方才随着剑老出言喊停而止。
  
  在这期间,凌沐风因受创过重而致昏死过去的次数,不下百次。
  
  每次,都是在凌沐风彻底昏死过去后,剑老方才出手医治。治好后,新一轮的爆打则会接踵而至。
  
  瞬、暮两个活傀,似是不知疲累的机器一样,除了剑老喊停,为凌沐风中途治疗时的有过片刻的停歇外,直到剑老将他们收回之前,期间,一直保持着无休止的连番出手……
  
  夜深了,秘境之中,已经不见剑老和那双傀踪影。
  
  此刻,整个秘境之中,就只剩下凌沐风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那满是碎石杂草,一望无际的泥地之上。
  
  望瞧着天上的繁星,了无事事的凌沐风,不禁地念想起了家中的亲人,家中的温暖,以及家中的饭菜。
  
  被揍了大半天的凌沐风,时至此,仍未食……
  
  “爹!娘!梦雪!红音姐!你们都在哪啊?!呜呜呜~你们都去哪儿了啊?我这到底是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
热门推荐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武炼巅峰 角色扮演 重生奋斗日常 枕上萌妻:大叔,不可以 上门狂婿 碧落十三香(女尊 上部) 回到七零年代 [综英美]官逼同死哪家强 探虚陵现代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