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心生意动:乔少的白月光 > 第九十五章 我都活得这么艰难了

第九十五章 我都活得这么艰难了

第九十五章 我都活得这么艰难了 (第1/2页)

怎么会是她?”
  
  短暂的诧异之后,乔安哲有些失神,无意识地呢喃道。
  
  “没什么好惊讶的,她帮席郁斯做了那么多事,席郁斯给她一点好处也是情有可原。”
  
  说是这么说,但乔暮色还是想到了查到的那些消息,离开乔家以后,许若欧一直跟席与西在一起,从来没有接触过席郁斯,硬要说接触过,也只有最近在医院照看席与西的时候见过。
  
  而且资料里也说了,席郁斯对许若欧并不客气,甚至还很防备。
  
  这算是正常的合作关系破裂吗?乔暮色不知道,他只知道许若欧现在的一切其实都是席与西个人帮助,跟席氏和席郁斯没有任何关系。
  
  “有席氏撑腰,是不太好办。”
  
  想了想,乔安哲无所谓地叹了口气,少年老成不过如此。
  
  提议被否决,父子俩都没话说了,一起坐了会就准备各回各的房间休息。
  
  “傅伯伯他……”
  
  父子俩的房间面对面,两个人背对着背开自己的房门,乔安哲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只不过这句话刚一说完他就意识到自己的称呼不对,果断闭了嘴。
  
  “我和他之间的事跟你没关系,少联络就行了。”
  
  乔暮色倒是想过在乔安哲面前极尽诋毁,只是想到傅天成毕竟是乔暮雅的心爱之人,也是乔安哲的身生父亲,他一个做舅舅的,养恩再大也不能这么做,那些不堪入耳的诋毁之言也就咽了回去。
  
  “哦,我知道了。”
  
  想知道的并没有得到解答,乔安哲心思百转,最后决定听话,他是本能地想去亲近傅天成,但放任的前提是,他们能够统一战线,如眼下这样的对立场景,他绝不会让乔暮色寒心。
  
  想通了的乔安哲一身轻松,虚弱想不通很纠结的问题也随着他的底线坚定而变得不重要起来,这一晚,乔安哲睡了个很好的觉,第二天起来神清气爽。
  
  但同样纠结难过的乔暮色就没这么好命了,他一晚上都在各种思考中度过,一会是和傅氏对抗的应对办法,一会是虎视眈眈的席氏解决之法,一会又成了许若欧。
  
  自从冷库里救出许若欧之后,乔暮色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许若欧了,如非必要,许若欧这三个字甚至额不会在他的工作和生活里出现,一切都好似一场镜花水月,梦醒什么都没有。
  
  然而昨晚,他确实梦到许若欧了,她一身水,衣服湿哒哒地紧贴在身上,头发也湿乎乎的,贴在脸上,她站在水边瑟瑟发抖却没有向他求救,只冷冷地看着他,看了很久很久,她身上的水一直没有干,滴滴答答地在脚边滴出了一汪水湾。
  
  水湾清澈,钻出了一个席与西,他冲他勾了勾唇,满是获胜者得意的微笑,他脱下西装外套把许若欧包裹得严严实实,揽着她的肩越走越远,而乔暮色想要向前一步却做不到,想开口叫住许若欧也做不到。
  
  几番挣扎后,乔暮色醒了,房间里亮着暖色的小夜灯,灰白色天鹅绒窗帘半拉着,另一半透出外边半明半暗的天。
  
  乔暮色揉乱了自己有些扎手的短发,赤着脚走到窗前,整个海城最佳的日出观景点除了他谁都不知道,其实就在他此时站着的窗前,橘色的朝阳隐藏在地平面下,悄悄露出一角,漫天的朝霞染红了地平线的大半,晨起的环境清洁车声变得比任何价格高昂的发动机声都要悦耳。
  
  这样的一天对很多人来说是充满了希望的一天,对乔暮色来说,这是新的挑战即将开始的讯号。
  
  两小时后,乔暮色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落地窗外的海城已经苏醒,车辆繁忙路人匆忙,每个人都步履匆匆,他们西装革履抑或奇装异服,走在自己的方向上,永不回头。
  
  乔暮色顾不上这些,他此时正看着办公室电脑上的那封来源不明的匿名邮件,邮件里没有太多内容,只是简述了一些颠覆他一直以来的认知的事情,比如说在他和许若欧在一起之前,许若欧从未见过席郁斯,更没有见过席与西。
  
  又比如说,许若欧离开乔家以后,席郁斯就和他的小女朋友闵南爱分手了,理由是她没那么可爱了,其实是因为,她的姐姐闵子雯被调往非洲扶贫去了。
  
  大概是算准了这些苍白无力的文字不会让乔暮色相信,邮件最后附带了31.2G的附件,里边包含了许多东西,照片、录音以及某些明显是偷拍到的视频。
  
  最后的最后,那段视频里的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许若欧。
  
  她坐在姹紫嫣红的花房里,姣好的面容透着温柔的迷恋,她正安静地描绘着一副画儿,时间安静得好像停止流动了一般,整个画面里只有她的手和手中的画笔是动的,那副画像渐渐变得明朗,乔暮色的呼吸也渐渐急促。
  
  在画像即将完成时,画面外传来了席与西的声音,许若欧先是一惊,随后撕掉了那副即将完成的人物肖像油画,撕成了碎片。
  
  饶是如此,乔暮色也看出了那个人像的本质,是他自己。
  
  几次急促的呼吸后,乔暮色渐渐安静下来,他也觉得好奇,明明只看到文字时他是怀疑的,看到了附件里的内容后他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释怀感,半点不曾怀疑那些内容的真实性,连找技术部门检查一下的念头都没有。
  
  乔暮色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要见到许若欧,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拥抱,想对她亲口说一声对不起误会了,但他依旧坐在椅子上,维持着看视频时的姿势,没有改变过一点。
  
  “乔总,傅氏的傅总约您下午一起喝茶,请问您要赴约吗?”
  
  舒若敲过门后并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推门而入,见他明显心不在焉也没有多一句嘴,将要说的事情说完后就站在原地不动了,微微低着头,视线也只是在她的脚尖上打转,跟曾经的许若欧截然不同。
  
  曾几何时,许若欧刚来到公司做助理,她把所有的人际关系都安排得很好,也没有害怕的意思,每次进办公室都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以脚为原地,以脖子为半径,到处参观,像极了到处找叶子吃的长颈鹿。
  
  “乔总?”
  
  舒若等了一分多钟,乔暮色依旧没有说话,这和平时的他大相径庭,让舒若情不自禁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出声提醒道。
  
  “嗯。”
  
  舒若的提醒让乔暮色神游四方的意识回笼,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舒若却以为这是同意,飞快地汇报了时间地点后离开了。
  
  乔暮色依旧有些走神,心里想的却是应该怎么和许若欧道个歉,如果能挽回自然是好的,如果不能也应该将这一切都说清楚,不给两个人留下遗憾。
  
  许若欧并不知道这些,她这会正坐在席与西的床边,脸色奇差。
  
  已经醒过来的席与西脸色苍白如纸,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连笑笑都是奢侈。
  
  “我都活得这么艰难了,你就别给我脸色看了吧?”
  
  一句简单的话,席与西断断续续说了快一分钟,时不时地还要喘上几口气,看得许若欧又是一番揪心不已。
  
  “哼,我看你活得自在得很,这么大的手术,谁都不通知你就做了,你眼里你心里还有家人吗?还有朋友吗?”
  
  许若欧冷哼一声,嘲讽地看着他。在她身后,作为同伙的刘禹已经缩着个脑袋一言不发,他这会只恨自己不是鸵鸟,没有就地刨坑埋脑袋的神奇技能,也是才发现,女人生起气来真是恐怖如斯。
  
  “我不是和老刘说了嘛,也没有不通知任何人不是?”
  
  席与西企图为自己辩解一波,一边说还一边给刘禹使眼色。
  
  刘禹这会自身难保,哪里敢接他的话茬,头低得更深了,只当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知道。
  
  “呵!他要不是你的主治医生,你会告诉他?席与西,你拿我当三岁小孩糊弄呢?”
  
  许若欧正正教训了席与西一上午,一开始席与西还吊着口气和她辩驳几句,后来发现刘禹什么都不说,许若欧根本就不训他后,席与西也学乖了,不管许若欧怎么说,他都一脸讨好地看着她,各种点头,叫认错就认错,叫道歉就道歉。
  
  如此一来,许若欧火气再大也发泄不出多少了,说到底,她自己也心虚着呢,明明和席与西也没什么关系,却在这里像人家亲妈似的碎碎叨叨个没完,身份不对等不说,还有点逾矩了。
  
  “刘医生,许小姐,席大少在楼下了,你们要不要避避啊?”
  
  得了刘禹委托的小护士一知道消息就立刻来通风报信了,她们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能讨好一下刘禹挺好的。
  
  但刘禹这么做是有他的理由的,上一次席与西还在昏迷时,席郁斯就对许若欧没什么好脸色,这次席与西醒了,席郁斯也未必能对许若欧多好,与其让席与西刚醒过来就面对这么两难的人际调和,还不如乘早避开。
  
  许若欧理解刘禹的良苦用心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席与西后,起身走人了。
  
  “与西醒了是不是代表换心手术彻底成功了,他以后会越来越好?”
  
  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
热门推荐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武炼巅峰 角色扮演 重生奋斗日常 枕上萌妻:大叔,不可以 上门狂婿 碧落十三香(女尊 上部) 回到七零年代 [综英美]官逼同死哪家强 探虚陵现代篇